•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美食丨石泉(北川)咂酒吸管 | 享誉绵州的知名品牌

      美食丨石泉(北川)咂酒吸管 | 享誉绵州的知名品牌

      咂酒是羌民喜爱的一种低度酒,选用本地出产的青稞、小麦,大麦、玉米等五谷杂粮作为原料,由家庭手工酿造。制作方法与醪糟相似,先把洗净的原料装入笼中蒸熟,再摊在簸箕或晒席上自然散热;晾到微温时,拌上酒曲装入坛中,用麦草和泥封住坛口;放置几天后,酒香四溢,即可饮用。

      饮用咂酒时,用细竹管插入坛中吸吮,边喝边向坛中注水,至味淡后食渣,俗称这种食用方式“连渣带水,一醉二饱”。如果是节日庆典或宗教祭祀仪式上饮用咂酒,还要由寨中德高望重的长者或担任祭司的释比主持隆重的开坛仪式。主持人先用细竹管蘸些咂酒,敬天敬地敬神灵,或讲说四言八句合辙押韵的吉利话作为祝酒词,然后按年龄长幼、辈分高低依次吸吮。平辈们在一起,则可每人插一竹管,同时饮用。一边饮用一边唱酒歌,气氛热烈。有一首古诗说:“千颗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此也低头;五岳抱住擎天柱,吸进黄河水倒流。”把饮咂酒的豪壮气氛反映得淋漓尽致。咂酒在羌族各种礼俗中不可或缺,是一种具有礼仪规范的载体,其礼仪性功能往往超过咂酒作为饮品的实用功能。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饮咂酒并不是羌族独有的习俗。这种源自“夷人”的习俗非常古老,在唐代就广为流行。唐代大诗人杜甫《送从弟亚赴安西判官》:“黄羊饫不膻,芦酒多还醉。”诗中的“芦酒”就是咂酒。宋人庄绰《鸡肋编》云:“关右塞上,夷人造咂酒,以荻管吸于瓶中。”说北方的“夷人”有酿造咂酒的习俗。宋代,四川地区也流行饮咂酒。南宋《方舆胜览》中就有记载(原文意译):

      蜀地多山,山民大都种植高粱一类的粮食作物,用来酿制咂酒。山里还出产一种藤枝,长十余丈,大如手指,把当中打通做成吸管,将其一端弄弯曲,另一端插在酒器中,就成为饮咂酒的引藤。这本来是夷人的风俗,蜀地的土著也纷纷效仿。

      在四川盆地西北边缘,直到清代还很盛行饮咂酒。清代康熙年间,有个叫朱樟的诗人曾在江油担任知县,他在诗中记述了民间饮用咂酒的习俗(原文意译):

      蜀人饮用咂酒时,主家要先拈起荻管或藤枝,示意客人先喝,叫做“逊酒”;吸酒的形式是“两人对饮”;饮酒亦有酒令,“当花算一巡”,即以“花帖”作为筹码定输赢,从头到尾传一圈叫做“一巡”,就像现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在饮咂酒的过程中,“稚子提壶便,山瓢注水频”,即由小孩子提着水壶,用水瓢当量具频频添加“熟水”,“以记饮量”。

      按照朱樟所说,清代蜀人饮咂酒和现在的方式极为相似。有一年朱樟在绵州观花灯,作了《元夕看灯词》六首,其中说“遥见秋千树外升,酒枝先吸五溪藤”,也提到饮咂酒,说明饮咂酒不仅是当时北川、平武、江油一带羌族的风俗,在绵州(今绵阳)一带也曾流行,只是当时饮咂酒用的是“五溪藤”,和现在羌人大多用竹管饮咂酒有所不同。所谓“五溪藤”,泛指藤枝。朱樟在诗中自注:“蜀人饮咂酒例用藤枝,出石泉者佳。”说这种藤枝出自石泉(北川)的最好。北川出产的“藤枝”俗称通花杆,竟然还是清代咂酒饮用工具中的知名品牌。朱樟担任江油知县的时候,石泉县的辖区仅限于曲山关以西北,即现在所说的关内地区,二十几年后才将擂鼓、曲山、陈家坝一带由平武县划入。而新划归石泉县的关外地区,同样出产“藤枝”,当时绵州人为何认为关内出产的最佳,其原因已不得而知了。

      随着白酒的普及,饮咂酒的风俗逐渐淡化消失,但羌族至今还在代代传承,使中华民族的酒文化更加丰富多彩。


      部分图片来源四川新闻网、大爱北川、微茂县等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北川县政协文史委

      责任编辑:赵兴武       

      四川·绵阳
    • 0
    • 0
    • 0
    • 17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