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绵州史话】汉代绵阳人的娱乐生活颇有几分文艺范儿

      【绵州史话】汉代绵阳人的娱乐生活颇有几分文艺范儿

      现在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日益丰富,有的喜欢唱歌,有的热衷跳舞,还有的喜欢玩乐器。这些独具文艺范的休闲娱乐生活,在汉代绵阳也是很流行的。

      01、汉代社会的乐舞之风

      两汉社会,乐舞之风盛行,上至皇帝和朝廷大员,下至平民百姓,都热衷于音乐、舞蹈。

      在汉代的音乐、舞蹈发烧友中,汉高祖刘邦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史记·高祖本纪》记载,汉高祖十二年,刘邦在平定淮南王反叛回京的路上,经过沛县时专门邀请家乡的朋友和父老们喝酒,还特意挑选了120名儿童,教他们唱歌。酒喝得正酣,他还现场作诗演唱,让那些儿童也跟着唱,而他则跟着音乐起舞。汉惠帝五年,因思念高祖皇帝回乡的情景,汉惠帝就把沛县的沛宫作为高祖原庙,让那120个乐童在庙中专职唱歌、跳舞。

      《史记·乐书》记载,在汉代经常会举行大型祭祀,组织童男童女70人一起唱歌,每年祭祀唱的歌曲都不相同。在祭祀先帝的时候,也有舞蹈表演,《史记·孝文本纪》记载,文帝时期以表演《武德》《文始》《五行》之舞祭祀高祖,表演《文始》《五行》之舞祭祀汉惠帝。汉景帝继位后,下令创作《昭德舞》歌颂汉文帝。汉武帝继位后,创作了《郊祀歌》十九章,让侍中李延年谱曲,并将他升职协律都尉,而汉武帝还开创了二十五弦的瑟的制作。

      所谓“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皇帝的影响下,民间的乐舞之风也很盛行。《史记·陆贾列传》记载,汉惠帝时,吕太后当权,陆贾称病辞职在家,把出使南越时得到的珠宝卖了,分给五个儿子各200金。他经常乘马车去儿子家中,要求“给人马酒食”,十天换一个地方。还说他死在哪个儿子家里,就把他价值百金的宝剑和车骑、侍从等留在那里。他每次出行时,都会带着十个唱歌跳舞和鼓琴奏瑟的侍从。

      从《盐铁论·散不足》的记载可以看出,在西汉昭帝时的富贵人家“钟鼓五乐,歌儿数曹”,意思是说那些人家里有钟有鼓,五乐齐全,歌手多得可以分列几队。而中产家庭则是“鸣竽调瑟,郑舞赵讴”,即使是普通人家也“耳营于五音”。当时的有钱人家,对舞蹈也很是追捧,即使是在办丧事的时候,也会表演舞蹈,吸引人们的围观。

      02、汉代绵阳人的音乐生活

      在汉代时的古绵阳,人们对音乐的追捧也达到了极致,从绵阳市博物馆馆藏的文物就可以看出来。

      在绵阳高新区双包山一号西汉木椁墓中,出土了7件陶编钟、2件残损的陶编磬。在双包山二号西汉木椁墓东后室出土编钟1件、陶编磬4件,后寝出土有编钟6件、编磬3件。编钟、编磬,都是古代的一种打击乐器。在汉代,编钟多为青铜制造,多在战争、朝见或祭祀时打击演奏,流行于上流社会。编磬则是用玉石或石制作而成,多在宗庙祭祀时打击演奏。在绵阳西汉墓葬中出现的陶质编钟、编磬,明显是不适宜打击的,属于专门的随葬冥器。从数量上看,在“厚资多葬,器用如生人”的丧葬习俗影响下,双包山一号西汉木椁墓和二号西汉木椁墓的墓主,生前家中肯定有编钟、编磬,还有专门的乐队进行打击表演。

      到东汉时期,绵阳境内的崖墓普遍出土的器乐更丰富,涵盖琴、笙、笛子、箫等。在绵阳高新区白虎嘴汉代崖墓群、九龙山汉墓群及游仙区境内的崖墓中,先后出土多件抚琴俑、执笙俑、吹笛俑、击鼓俑等。从这些出土文物可以看出,汉代涪县的民间音乐形态是很丰富的,涵盖打击乐、吹奏乐、弹奏乐,这也是民间音乐繁荣发达的表现。

      绵阳境内出土的陶俑普遍都是脸庞圆润,眉毛细弯,鼻梁高挺,几乎都是抿嘴微笑,神情怡然。不过,高新区九龙山汉墓群中出土的一件抚琴俑,则是浓眉大嘴,笑容逼真,能看到露出的牙齿。从这些陶乐俑的着装和面部刻画可以看出,从事器乐演奏的人看起来都比较文雅,他们日常表演的场所,档次应该也不低。

      在东汉崖墓中出土多个种类的陶乐俑,说明墓主生前对音乐的享受是一种常态。有可能是自己演奏,也有可能是专门供养演奏队伍。如此看来,汉代涪县人还是很会享受精神生活的。比如说,绵阳市博物馆馆藏的一组抚耳俑,跪坐在双腿上,身体微向左倾,微闭着双眼,左手上举抚耳作聆听状。这些陶俑的衣着讲究,应该是有钱、有闲的阶层,看他们的神态,明显是陶醉在音乐中。这,应该是汉代涪县人最真实的音乐生活吧。

      03、除了唱歌、玩乐器,汉代时的古绵阳人也喜欢跳舞,不排除有职业舞者的存在,还是从出土文物中找到依据。

      1998年在高新区双碑白虎嘴崖墓群出土的一件舞蹈俑,小眼睛高鼻梁,嘴巴也很小巧。这件舞俑身体稍微左倾,左手侧举,右手提裙,微露出右足。在白虎嘴崖墓群出土的舞俑还有不少,普遍都是这样的特征。

      在绵阳高新区九龙山汉墓群沙包梁三号墓中,出土一件陶舞俑则是身体向右倾,右手上举,长袖下垂,左手提裙露出左脚。在沙包梁的其他墓葬中,也有类似的舞俑出土,神态、动作差别不大。1990年在绵阳城郊何家山二号墓中也出土一件舞俑,面部圆润,束高发髻,右手自然上举,左手提裙,左脚略上抬,挥袖起舞,体态轻灵,动作优美。

      在游仙区朱家梁子四号崖墓中出土的1件舞俑,与其他的舞俑有明显区别,在动作表达上,右手执巾上扬,左手放于腰侧,双脚外翻,露出脚尖。2007年,在绵阳高新区松林坡一座东汉砖石墓中,发现一组罕见的人物歌舞画像砖,动作也很优美。

      这些舞蹈俑所表演的舞蹈,看起来很是优雅。从动作、形体上看,现在人们称之为“汉唐古典舞”。现在绵阳的不少舞蹈培训机构,都很流行这种舞蹈。在绵阳境内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当地人所跳的舞蹈中也能看到类似的动作。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汉代涪县的那些舞蹈俑,其实就是汉唐古典舞的始祖?

      从绵阳境内出土的舞蹈俑的数量及分布区域可以看出,在汉代时的古绵阳地区,舞蹈是一种很流行的艺术。虽然跳舞的人多数都是有钱人家中的侍从,但这个群体应该是很庞大的,也可以看出汉代时的绵阳,有钱人家还不少,业余生活也是很有品位的。

    • 0
    • 0
    • 0
    • 10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