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讲述:郑愚,整理:峥嵘

      17年前,本文主人公曾在广东江门市高沙港一家工厂当搬运工,爱好文学的他,得到了广州一位女编辑不遗余力地指导和帮助,甚至连投稿的邮票也是这位女编辑提供给他。不久后,女编辑许诺去江门出差时看望他,他等来的却是女编辑给他的 “最后来信”……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我做搬运工也是最幸福的,有个美丽的女编辑在关爱着我

      2000年冬,我在广东江门市高沙港附近的亿都半导体厂当勤杂工,不小心搬碎了一盒液晶片,被主管克扣了当月工资并罚款200元,还被保安强拖出厂。我自然不服,上告劳动部门,哪知那个管事的是亿都的“乖仔”,他说我是无理取闹,是“捞仔中的刁民”。

      跳槽到另一家铝材厂后,我就把这事儿写出来,投到编辑部设在广州的打工文学刊物《嘉应文学》去。没想到仅7天,我就收到了退稿信——这可是我平生收到的第一封编辑来信!信是一位叫殷岸柳的女编辑写的。我在杂志上见过她的靓照,也一直是她主持的招牌栏目《他乡风雨打工路》的铁杆读者,没想到竟能收到她的亲笔来信。

      她说:郑愚同志(那时叫同志似乎已有些土,但我却倍感庄严而亲切。),你的文字功底还是很不错的,只是主题不够鲜明。建议多写点身边的人和事。只有站在生活的前沿,才能真正认识和理解生活。她鼓励我继续投稿,相信我一定能达到发表水平。下次投稿一定能给她一个惊喜。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转眼就是2001年春节,为了不辜负殷老师的期望,放假期间,我足不出户,成天趴在床头涂涂写写。投稿不久,殷老师又来信了。她说:郑愚,你的写作热情真让我感动,真的!但是,发表还是要达到一定功力以上,虽然行文越来越流畅,语言越来越有味,就是整体意识不强,难以激发人非看不可的欲望。这可是个关键!刚刚送审了一篇,又被舒乔先生(执行副主编)驳了回来。

      这一次,我沉默了,把头蒙在被窝里,泪水蓄满了眼眶,此后,只能由多写转为多看,认真揣摩别人的作品。但这时,我却有了一种云开雾散的感觉。用心打磨了三篇文章,分别寄到当时备受业界关注的打工文学刊物《佛山文艺》、《外来工》和《江门文艺》,全都发了出来!其中,《江门文艺》的主编谢继贤老师还写信约见了我,和我亲切交谈了一个晚上。

      殷老师翻到我发表的文章后,很快写来贺信,她告诉我,不久将去《江门文艺》杂志社考察,届时请我也过去,并叫我一定要准备些好稿子给她。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作为缪斯的信徒,有谁见过缪斯是什么模样?我忽然觉得,美丽的殷老师,其实就是缪斯的化身。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情,利用上班时间,请假跑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殷老师,几次都是结结巴巴地说出我要找的人时,对方都说她出去了,我有说不出的惆怅和失落。我只有将自己的身世、遭遇和流浪的感受都写信告诉殷老师。殷老师也乐于同我交流,她对我的处境感慨万千。

      她告诉我,她的家乡在粤东新宁县,她也是从工厂流水线上走过来的,后来执过教鞭,当过电台主持人,碰过无数次壁,才来做编辑的。至今,在工作和生活中,仍有许多烦恼和苦衷。我似乎看到她抹了一把泪对我说:男子汉,要咬紧牙关,挺下去。也就是那一次,我还知道殷老师其实比我还小两岁。

      随后,殷老师就装了一信封邮票寄给我,足足100张,面额不等,八分一毛的,两毛三毛的,一元两元的,都有。合计起来,刚好88元!

      我不知这是巧合还是殷老师要有意凑成这个数。殷老师是1998年8月8日到《嘉应文学》作编辑的,那时广东的打工文学正进入鼎盛时期,编辑部的书架上有一满架满架的稿件都没有开拆,有好多已经破损或被虫蛀了,而这些虔诚的缪斯信徒们大都在稿件上贴了回程邮资。

      打工作者四海为家,漂泊不定,当然也无法同他们取得联系了。她只有没日没夜地看完这些稿件,能发的,尽量发了,在杂志上登出寻找作者的启示。而这些邮票,殷老师只有把它收集起来,有好多邮票还显得十分珍贵和稀有,殷老师自己都舍不得用,但她却毫不吝惜地寄给了我,鼓励我好好写下去。

      6月3日,殷老师就要来江门了,我提前一个星期请假去了《江门文艺》杂志社,向我在该刊的责任编辑郭卫东老师说,殷老师来了一定打电话到我所在工厂的门卫室。之后,我又借钱到商场挑选了一套新衣服,还在鲜花店订了一束康乃馨,我想我一见到殷老师就送给她作为见面礼。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寻找美丽的殷老师,她为什么还没见面就向我道一声永别

      可是那天,老乡一直没通知我去门卫室接电话,下午4点,我又请了假,踩着单车,冒着瓢泼大雨直往《江门文艺》闯,刚到编辑部门口,就与正要下班的郭老师碰了个满怀,他满含歉意说:“哦,殷岸柳没有来,是舒乔来的,所以没通知你。”

      我满腔的热忱,倏地冰凉了。我想不通,殷老师怎么可能骗我呢?等到情绪平定后,我才写信给殷老师,想弄个清楚明白,哪知信还没寄出,我就收到《嘉应文学》的样刊,折开一看,版权页上的编辑中竟没了殷岸柳这个美丽的名字,连她主持的几个栏目已由舒乔先生客串了!

      我的心像一个很不结实的陶瓷罐“啪”的一声碎了。连忙打电话去他们单位,可是设了分机的编辑部怎么也拔不通。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第二天就收到殷老师的来信!

      郑愚兄:

      你好!

      这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因为我已经不在《嘉应文学》工作了。也许我们有缘,但如今……我不知道明天该去哪里,或干什么?我觉得我太累了。有时干脆想,找个大款嫁了吧,以后你有什么事,请与舒乔先生联系。对不起,我没能帮你什么。你是个很有写作潜力的人,锲而不舍,终有所成。我永远为你祝福。

      殷岸柳于2001年6月3日

      殷老师虽然没有说出是什么原因使她突然离开工作岗位的,但我还是很快从其他编辑那里知道了:殷老师编辑的一篇为打工者维权稿,引起当事企业方的严重不满,为了杂志社的平安,殷老师只好引咎辞职了。

      当时,我难过极了,身为搬运工的我,在上班时间躲在仓库里给《嘉应文学》的投资商和舒乔先生写信,替殷老师鸣不平,没想到却被主管发现了,我又一次被解雇了。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在我失业的日子里,谢主编告诉我,《江门文艺》改版,需要一名美编,殷岸柳不是作过美编吗(殷老师在《嘉应文学》是文编美编一身兼),叫她来试试。我好不容易才联系上舒乔先生,可是他却淡淡地说,对不起,我已经同殷岸柳失去联系了。那一刻,我恨死了舒乔先生,我想一定是他妒贤嫉能在老板面前煽风点火把殷老师赶走了。

      我终究没见到殷老师。两个月后,我带着满腹的遗憾和幽怨回到家乡,在绵阳市租了间民房,白天在建筑队打小工,晚上就伏案写作。写好后都往广东的打工杂志寄,而且从不更换笔名,希望引起殷老师的注意。

      我在文字的道路上越迈越坚实。2003年10月,我终于摘下了建筑工地上的安全帽,应聘到绵阳某报当记者,仅仅上了半天班,《椰城》杂志的一位负责人黎生又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加盟他们杂志,当我听说《椰城》的编辑部也设在广州时,我激动得流下了泪来。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到达广州的第一件事,我就是打听殷老师的下落。黎生却对我说,你来了就好好地干,不要去打听这些。原来,《椰城》的投资商和《嘉应文学》的投资商有江湖恩怨,两家杂志也在市场上暗中较劲,双方的老板绝不容许手下人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和往来。有一次,一个不明就里的新员工带了一本《嘉应文学》到办公室,老板一见就大发雷霆。在经济社会里,我们只是书商手下的一名文字打工者罢了,殷老师当时的处境可见一斑。

      由于广东的经济繁荣,广告市场潜力大,内地好多杂志都移师到广州来办,所以,吃编辑饭的,写文章的,一抓一大把,寻找殷老师,就非常困难。

      后来,在黎生的帮助下,我们悄悄约见到了殷老师当年的几个同事,他们都说殷岸柳很有才很漂亮很善良,但辞职后就再也没见过她,至于舒乔先生,殷老师走后不久,他也离开了《嘉应文学》。当然有一条线索很重要,他们既是老乡,又是大学里的同学,找到舒乔先生,就应该找得到殷老师。只是从当年的迹象看来,舒乔先生并不希望我找到殷老师。

      我在《椰城》杂志一干就是五年,我利用节假日,跑到梅州、新宁,都没有打听到舒乔和殷老师的下落;我还在好几家杂志上登了寻人启示,也没有找到她;老板知道我寻找殷老师的原因后,不但没有发火,反而动用起他的人脉关系找起来,并放言说,殷岸柳愿到《椰城》干,让她做执行主编。

      有一次,真有一个殷岸柳打电话到编辑部来了,听她那纯正圆润的普通话,我想这一定是做过电台主持人的声音,我说我是郑愚,她说知道知道,我读过你好多文章,你原来不是在江门当搬运工吗?你真了不起!我确信这就是我要找的殷老师了,飞一般地跑下楼去,打的直奔越秀南长途汽车站。结果我失望了,她叫应爱榴,一位想应聘编辑的文学爱好者。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12年后终于有了她的下落,但她却已去了天堂

      2008年7月,因家庭变故,我离开了广州,一心一意地在绵阳做起了自由撰稿人,没有再去想寻找殷老师的事。殊不知,两年后,我原本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2010年12月,绵阳市集邮协会举办了一次全国性的集邮联展,我从小对集邮就十分痴迷,殷老师送给我的那100枚邮票一直舍不得用。其中60枚,引起了同行的关注,一位港商要以每枚1500元的高价收买。我说什么也不肯。港商以为我嫌少,就每枚又增添了200元。

      我摇摇头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港商奇怪了,我只有含泪将这100枚邮票的故事讲给他听。他唏嘘不已:兄弟,想不到你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那位殷小姐不是说了,她想嫁个大款,如果她有钱,还会受书商那股鸟气?你好好想吧!

      我用这60枚邮票换回了10.2万元现金。我有个预感:殷老师的处境不会有多好,所以她不愿让别人知道。所以,我还是要找到她,能亲口对她说声谢谢。但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呢?物价飞涨的年代,恐怕找到她时,这10.2万多元只有1.02万元的价值了。那时,由于地震原因,绵阳房地产市场一派冷清,我灵机一动,用这10.2万元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28平米的单身公寓,让钱保值。

      这以后,我除了让广州的朋友继续帮我打探殷老师的消息,还在天涯社区发贴,扔QQ漂流瓶等方式寻找她,但四年来,仍然没有结果。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再后来,期刊市场走向萎缩,未雨绸缪,我开始延伸自己的文字产业链,2014年3月,我成为了绵阳某报房产财经专刊的主将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策划师。2015年12月,我出差广州,故地重游,我又想起殷老师。晚上下榻宾馆后,不经意看到南方电视台一则情感短剧完了后,字幕里显现的编剧名字竟然是舒乔!

      虽然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我决不放过任何一丝线索。电视台的相关工作人员在确认了我的身份之后,把舒乔的手机号码给了我。

      还真的是他——舒乔先生!我在粤东新宁小城见到了他,他的书房上方挂着一张美女的生活照:她身着连衣裙,坐在沙滩上,妩媚地望着蓝天,浅浅的刘海在晨风中款款飘扬……,她,就是我寻找了14年之久的殷岸柳殷老师!

      原来,殷老师和舒乔先生是一对恋人,当时,嘉应文学杂志不允许同事之间存在恋人关系,他们只有把这种关系隐藏了起来。后来,殷老师的身体不是很好,工作出了差错后,干脆辞职回到新宁一边写稿,一边治病。由于没钱,她不敢上大医院,治疗也是断断续续的,导致病情加重。

      2003年,舒乔先生陪着她到广东省人民医院一检查,竟是直肠癌,已是中期了。为了给殷老师治病,舒乔先生还冒险办了几年黑市杂志,这是被同行和新闻出版局严厉打击的对象,所以他无法与外界联系。但办黑杂志赚的钱远远不够殷老师治病,殷老师与病魔顽强抗争了7年,于2010年12月离开了人世,年仅34岁。

      绵阳搬运工的感恩苦旅:用14年时间寻找、买房投资、卖房拯救曾经资助他的美女编辑

      事到如今,我才真正明白殷老师为何还没见面就要同我永别,她是知道自己的病啊!由于现实的无奈,她才在信中发出“找个大款嫁了吧”,她是不想连累舒乔先生啊!

      舒乔先生说,殷老师在最困难的时候,每上一次厕所,都会半跪在便池旁,双臂像耶稣受难般地伸出抓着两侧墙上的栏杆,便池里已被她殷红的鲜血溅满,浑身大汗淋漓,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她的下唇,已被她的牙齿咬出了血丝。由于殷老师有入厕不能见人的怪癖,每每这时,舒乔先生只有站在门外焦急地等待,每一次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冲进卫生间,抱起轻若柳絮的殷老师嚎啕大哭!

      听了这些,我的心像被一扎一扎的细钢丝捆起来愈勒愈紧!听舒乔先生讲,我后来的情况他和殷老师都是知道的,有一次,她还骄傲地对舒乔先生说:“我看中的人该没错吧!”可我在广州做编辑,甚至是事实上的执行主编时,她正在病床上写稿,怕我为难,并没有惊动我,求我发稿。我用她寄给我的邮票在绵阳城中心换回一套单身公寓时,受尽人间磨难的她,已经含泪沉睡在舒乔先生的怀里了!

      2016年春节前夕,我以3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那套单身公寓,找借口索要了舒乔先生的身份证号码,以他的名义存入广州一家银行,并把储蓄卡寄给了他。这钱应属于殷老师的,他为殷老师治病不止才花30万,所以这钱应属于他。我没有留下我的具体联系方式,我只想让我们在各自的空间里过得更好,走得更好。

      但是,时隔半年,这笔钱又被舒乔先生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他说,继续用这钱来改写自己的命运吧,买房投资也好,发展自己的事业也好,你走得越远,对殷老师的回报就越大。

      可是,改变我一生命运,我却连见上一面的机会都不能拥有的殷老师,您在天堂可好?

      来源:原创 绵州虎眼  虎眼视界   原文: 链接

    • 0
    • 0
    • 0
    • 1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