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绵州人物】王右木烈士在家乡的几件“小事”

      【绵州人物】王右木烈士在家乡的几件“小事”

      王右木烈士铜像

      王右木烈士是四川省江油市武都镇人,四川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先驱者,中共四川党组织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早期创始人。他生前在成渝地区的革命活动,已有老一辈革命同志写出和正在写出文章发表。这里笔者三访烈士家属了解到的材料,对烈士在家乡武都镇时的几件“小事”作一记述,也可以看出他的为人、性格、言行和思想。

      勤奋好学

      王右木烈士于1887年11月12日出生在武都镇一个贫民家庭。父亲王奎生做小本生意亏本,躲债外乡,不久去世。家里留下母亲和右木三弟兄:大哥王寿昌、二哥王云昌、右木排行第三。父亲死后,右木主要靠大哥王寿昌教私塾挣钱抚养。他八岁随大哥读私塾,十一岁又随大哥就读匡山书院(王寿昌这时执教于匡山书院),后又于登龙书院和县立高等小学堂读书。

      他在读私塾时就很用功,写得一手好字。有时放学回来在家写字时,大哥亦不放松督促,看他写字,见他进步很快,抚摸着他的头,满意地说:“魏碑写得还可以”。

      在书院和高等小学堂读书时,由于家贫,缴不起学费,不得不几次停学,以教半席小学、教私塾和利用寒假在家门口摆字摊为人写对联写信等收入作为读书的学费。

      由于他勤奋用功,成绩好,常受一些纨绔子弟的忌妒和嘲弄。这些人一见他就嗤之以鼻,骂他“穷崽”,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促使他更加发奋图强,刻苦学习,成天手不释卷。结果他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成都全官费的通省师范学堂。

      从小不信鬼神

      王右木少年时期,胆子很大。他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信妖魔鬼怪的邪说。

      那时江油城内(今武都镇)城隍庙香火旺盛,一些人绘声绘色地说城隍菩萨灵验,十殿阎王常常三更半夜派遣判官小鬼出庙拿人,可以隐约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王右木有一个姓杨的表兄叫杨明,久病不愈,一日深夜,杨突然惊叫有鬼,接着嗫嚅无声。杨妻见状惊惶万分,以为城隍庙“判官小鬼”来抓他了,慌里慌张跑到王右木家诉说。十一岁的王右木说:“不信不信”。随即点燃灯笼,只身到城隍庙走了一转,又去看望了病人,知道病人是在做梦,然后回来向全家人说:“我说嘛,有啥子鬼呀神呀的,庙子里明明是泥塑木雕的家伙,说它活了,没这回事,人家表兄是在做梦,现在好好的啦”。大家一听都宽心了,笑了。大哥轻轻拍打着右木的肩,也点头赞许的笑了。

      反对缠脚

      王右木1914年考取官费生到日本学习。1916年母亲去世,右木暂时离开东京明治大学回家奔丧。在家里他看到8岁的女儿王松英行走因难,有时趑趄不前,他吃惊地俯下身子摸女儿臃肿的脚问:“受伤了吗”?王右木的妻子王丹木(娘家姓郭,结婚后,王右木给她取的名字)说:“缠脚了”。王右木摆摆头微笑说:“也缠脚啦!我们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这种恶风陋习真了不得,女人从小就吃苦头了罗!”

      这以后,王右木向妻子解说缠脚的害处,说服妻子把自已连同女儿的脚“解放”了,直到把裹脚布全部毁掉后,才又到日本复学去。

      【绵州人物】王右木烈士在家乡的几件“小事”

      王右木(左)离开日本前与侄子王大德合影

      坚持冷水浴

      王右木身体健康,没有患过病。就在这次从日本回来,每天晚上还坚持冷水浴。他只穿条短裤,打一桶冷水淋浇全身,不管打霜下雪,照例如此。他说在日本坚持海水浴,回来不坚持冷水浴,就很不习惯。“我唯一的锻炼就是冷水浴,习惯了就不觉冷了。而且冷水洗澡能预防感冒,干革命身体不好不行啦”。

      王右木确实身体棒,力气过人,也诙谐有趣。一天,见家里人煮饭,要到院子里一个角落处的井台上,提水到厨房,很吃力。他笑着说:“看我的”,大踏步走去,不用手提,把头一埋,用牙齿咬往桶绳,颈一伸,提起满满一桶水到厨房去,引得一家人笑个不停。

      决裂出去

      1918年,王右木由日本明治大学毕业,获政学学士学位回国,先在上海逗留了一段时间,次年2月初回川返家。这时他大哥王寿昌担任省议员届期已满;二哥王云昌是银匠,在武都镇开银匠铺,两人都期望兄弟东洋留学回来,出人头地,一家人便有了靠山。特别是大哥王寿昌,原是赞赏康、梁改良派思想的,一心只望王右木参加省议员竞选,以便能接替他走上升官发财的阶梯。

      王右木一再向两个哥哥解释:到日本求学是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绝不是为个人升官发财。他说:“现在我已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真理,发动工农大众起来革命,改造这个黑暗透顶的社会,才是我的志趣和终身奋斗目标。”王寿昌认为他的思想很危险,怕闹出事来要杀头,全家人也脱不到手,几次劝他不要那样想。说:“前些年谈改革、讲立宪还行不通,不要说革命了。人要合潮流,眼下的好机会不顾,却要去搞别人不敢想、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王右木反驳说:“不对,正在想、正在做的人还多着呢”。王寿昌见劝他不转,就主张分家,怒气冲冲的说:“好吧,只能分道扬镳、各找出路!”

      就这样,在1919年5月王家分家了。王寿昌拿出3封100元的硬洋,放在桌上,又拿起其中一封掰为两节,取出50元,咬牙切齿地说:“这250元拿去,这50留下,以后你被杀头,给你收尸用”。

      就在阳历的6月初,王右木怀着悲凉的心情,捎上行李,带着妻子和女儿王松英、二儿王浴生(只留下5岁的大儿王大志托大嫂暂带)去成都了。

      【绵州人物】王右木烈士在家乡的几件“小事”

      1952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给王右木亲属颁发的由主席签名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庭光荣纪念证”

       资料来源:江油文史资料二十七辑《风云拾遗》

       作者 :高炼峰(原江油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

      来源:高炼锋  史志绵阳

      四川·绵阳
    • 0
    • 0
    • 0
    • 14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