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绵阳,一个买房客悲怆的端午

      绵阳,一个买房客悲怆的端午

      撰文:峥嵘

      端午,下午3点了,65岁的老苟才从床上爬起来,想喝口水,摇了摇水瓶,空的;饮水机,早就没用了,那东西耗电。

      老苟生病快一周了,吃了几付药,不见好,就硬躺在床上。

      当了一辈子公务员的老苟,退休不久,这病那病就撵上来了,三天不见两天好。拿他的话说,也没得啥,就是爱感冒,见风就着凉。

      周围的人说,他是省出来的,免疫能力降低了。

      谈起老苟,都纷纷摇头说,这人省了一辈子,到头来这个样,活该!

      老苟家没有装空调,大热天,风扇也舍不得用,拿着个扇子“扑扑扑”地扇。

      冬天,老苟的热水袋是在单位灌的水,水冷了又倒出来煮饭。

      老苟活了一辈子,没什么朋友,即便是同事小聚,他都连忙摆手,“吃了吃了,你们快去。”

      50岁那年,妻子去世了,大家都觉得老苟品行好,会过日子,就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他扳起指头一算,“噢,算了算了,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呢?那时候,老苟在一个实权部门,而且是个科级哩,收入可观,他怕对方有拖累,连累了他;二怕这个年纪了,婚后财产扯经,毕竟不可能再生一个。

      所以,有人说他有今天,是活该。

      老苟有多少财产呢?

      1999年,老苟嫌单位的房子太小,与妻子一商量,花了6万多元买了100平米的商品房。第二年刚刚装修好搬进新家,房价就翻了一番。那时候,6万元,够他干上10年!

      干什么都没有买房重要。他后悔没有多买一套,于是开始了自己的省钱计划,用最短的时间内再买一套。

      一省钱,原本就不大方的老苟更不敢与人交往,人缘越来越差。

      但老苟不在乎。他在买房路上尝到了甜头。

      由于工资上涨,2005年,老苟积攒了10万元钱,又向亲戚借了点,买了他人生中的第2套房。

      又赚了!2006年,绵阳房价又翻了一番。这套房子到中介公司一挂牌,足足可以赚上15万元!

      就在他刚要卖掉的时候,应邀去听了某开发商讲了一堂课,他觉得非常有道理:

      房价永远要涨,这是工资收入要上涨,物价要上涨决定的;同时也是需求决定的。比如说啊,你现在有了一套房,你儿子大了要给他准备婚房不?

      现在教育成本那么高,年轻人压力那么大,他能不能在你那个年纪买一套房?你有正式工作,旱涝保收,你得提前给你孙子准备一套不?

      还有啊,现在的人啊,相差3岁都有代沟,两代人都不喜欢住在一起,儿子有了,孙子有了,你得给你父母准备一套不?总不能光顾着自己的儿孙不孝敬父母啊!人这辈子为啥?上为父母下为儿孙,我们苦点累点,他们好过点,我们是不是有成就感?

      老苟觉得人家开发商就是有水平,说得对极了。但越听压力也就越大了。

      开发商还说,只要你有本事,绵阳买了就想到成都买,成都有了还可以到三亚、海口整套过冬房,我们这些当老板的哪个不是这样?

      所以,人的需求不停步,房价只有越来越高,越到后面买压力就越大。

      于是,老苟就更省了。儿子周末回来就买几两肉改善一下生活,儿子读书去了就煮一顿稀饭吃上一天,省钱省时又省事。

      妻子去世得早,他感到很愧疚,不能亏了儿子。他把2005年买的那套房留着儿子结婚用。

      老苟盘算了一下,这年头,再没能力,只要不买房不租房,把日子过好是没问题的。为了在他有能力挣钱的时候给未来的孙子买套房,儿子结婚时,他没出一分钱。儿媳有意见,亲家公亲家母也有意见,“老苟这人,真是太狗了,狗眉狗眼!”

      老苟听不下去了,2009年,儿子结婚后,他只有把装修钱出了。亲家母这不如意那不如意,装修费一下子区级了30多万元。

      30多万,又可以买一套房了!那时候,绵阳的布鲁斯国际新城、长兴太阳城,明码实价,26万可以买三室一厅。

      更让老苟生气的是,2010年,绵阳房价又翻了一番,30多万一套的房子,只隔一年,可以卖上60多万。也就是说,2字头的房价,直接攀升到4字头了。

      老苟与亲家公亲家母大吵了一趟。

      “我结个婚你给个装修费都那么恼火,你对得起我死去的妈吗?”儿子也站在了他老婆和丈母娘一边。

      从此,儿子视他像路人。出差在外,儿子没有一个电话给他,也不主动上他的门。

      老苟的心在滴血。

      虽然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但并不影响他父爱如山。

      他还是在默默地筹划,买房。

      2016年底,房价又在上涨了。根据经验判断,这一涨绝不是小涨。

      老苟把几年的积蓄全拿了出来,又动用了公积金,用5500元的价格,买了一套130多平米的房子。房子挺好,纯改善的那种。现在,那个楼盘的房价已经过万了,老苟又整对了。

      但是,烦恼又来了。

      80多岁的老父亲还住在出租房里,又狭小又潮湿,试探着问他,“你那房子空在那儿,让我去住吧?”

      老苟说:“爹,我哪有钱给你装修,你一个人哪住得了那么大?”

      老苟确实没钱。但老父亲不这么想,兄弟姐妹也不那么想。噢,左一套右一套买来空着有钱,装修出来让给老父亲住就没钱,哪见过这种人喔!

      尽管他出钱给父亲重租一套好一点的。但周围的人还是不那么看,“他买那么多房子,还让父亲租房子住!”

      老苟成了坐拥三套房子的穷人。

      穷在生活过得很艰辛,穷在众叛亲离、孤苦伶仃。

      躺在病床上的老苟,一辈子克勤克俭,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是把理财的好手,心里装的全是家人,唯独没有他自己,为什么收获的是如此下场?

      (说明,由于涉及到个人和家庭隐私,文中具体地址虚化处理,人名使用化名。)

      来源:绵州虎眼

    • 0
    • 0
    • 0
    • 18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