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跃进路4号和长虹员工首次披露的倪润峰往事

      跃进路4号和长虹员工首次披露的倪润峰往事

      跃进路4号和长虹员工首次披露的倪润峰往事

      撰文:峥嵘

      最近,虎眼有一个来自广州的朋友,甫一落机,就对我说,带我到你们的跃进路去看看。

      你知道跃进路?按理说,绵阳最出名最繁华的是临园路涪城路。

      朋友说,那些繁华都是分享的是跃进路的福利。8090年代,我们那个村,家家户户买的电视机的包装箱上,都印着:绵阳市跃进路4号。这个跃进路4号就伴随着我一生的记忆,所以十分神往。

      我们从《跃进路风云》中可以看出,跃进路真正的辉煌来自于长虹,长虹的厂址跃进路4号。

      一个西南的小城的一条路的门牌号,火遍大江南北,伴随许多人的一生记忆。而且,就因为它,把这座小城带到了西部第五的位置,这是不是一种空前的传奇?

      今天,虎眼不说长虹当年创下的每年贡献给绵阳1/2,四川1/8的财税,也不说一年30多亿的纯利润,单说绵阳人和长虹老员工的跃进路记忆。

      许多绵阳人都在回忆当年,一到上下班时间,跃进路及其周边的剑南路、先锋路、富乐路、长虹大道、临园干道就挤得水泄不通,全是清一色的长虹工衣在款款飘动。一辆辆的长虹厂车一开动,就让人油然而生敬意,同时,那种作为绵阳人的荣誉感、自豪感也悄然挂在了脸上。

      什么是凝聚力,产业就是一座城市最强的凝聚力。

      为什么上下班不换工衣?据长虹的老员工讲,那个时候,长虹实行的军事化管理,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从客观上讲,没有换工衣的时间;从主观上讲,谁也不愿意换下。一件长虹工衣穿在身上,比穿世界名牌衣服还有要光鲜得多,豪迈得多。那个时候,我们长虹人去商场购物,菜市场买菜是不用讲价的,否则,让人瞧不起:亏你还是长虹人!

      有市民对虎眼讲,那个时候,去长虹当个临工都不容易。他有个妹妹,去长虹报个名还要找关系,找了关系并不意味着就能入职了,还要通过笔试、面试,被录取后还要到长虹培训中心培训合格了才能上岗,工资、福利确实可观。

      90年代初,绵阳市面上的工资才100多元的时候,长虹的一个临工都可以拿到300—400元,更不用说合同工和在编人员了,或许那样的待遇放在深圳都不会逊色。

      “可惜当时,我们当时的内心并没有完全珍惜。”长虹一位老员工告诉虎眼,从他本人来讲,虽然没有端长虹的碗,砸长虹的锅,但对长虹辉煌的缔造者倪润峰,心里还是有一些既敬又怨,敬的方面没得说,长虹的业绩和荣光不是吹出来的,倪老大这个称谓不仅仅是在长虹,而在整个民族工业。怨的是一走进长虹车间,就紧张,就高度精中,生怕出一点差错被炒鱿鱼。

      有一次,他在厂区骑自行车,一看到倪润峰的背影,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连爬带滚地把自行车推到墙角躲起来。那个时候,长虹的厂区是不允许骑自行车穿过的。

      长虹的严,不仅仅是一线员工,对高层更严更苛刻。有人讲,春节值班,没有哪一个敢掉以轻心。白天,倪润峰会亲自督岗,晚上,他还会到外面用公用电话打到各部门和车间,咨询相关情况。所以,让高干养成了任何时候,都不敢有丝毫倦怠。这种影响,灌输到长虹的角角落落。

      有人认为,长虹的成功是打价格战,没有过硬的产品和核心竞争力,打价格战只有把自己打死。当年,几十家企业效仿长虹的价格战,无一不死得难堪,最终只剩下TCL、创维、康佳跟着长虹瓜分市场。

      时至今日,有长虹人说才真正读懂倪润峰,读懂什么叫“绝情的制度,无情的管理,有情的领导”。

      “只有一走出长虹厂门意气风发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什么叫倪润峰红利,什么叫企业家的博爱。”有长虹人表示,这种红利,绵阳至今还要享用。比如,跃进路4号为什么让国人魂牵梦绕?同样是钢筋混凝土,跃进路的房子为什么好卖而且价格又高,那就是跃进路辉煌给这些楼盘注入的附加值,买的是一种历史和传承,和刻在绵阳人骨子里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有人给我讲了一个小插曲:

      尽管倪润峰离开长虹16年了,他的办公室还保留在那儿的,无人去动。有一次,上面通知把倪润峰的办公室好好打扫一下,底层员工以为倪润峰又要回来了,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

      当然,撇开感情不说,从理性而言,16年天变地变,市场格局,竞争对手都发生了质的改变,要他重新出山,也难以改变长虹的盈利水平。

      当年,倪润峰最大的成功就是善于研究竞争对手,精准研判市场需求和对手会出哪张牌。曾经,《青年文摘》有一篇文章,说的是有一个名牌大学生到长虹应聘,考官考的是《三国演义》,那种精彩,可能让易中天都只有望其项背,倪氏做市场的策略,由此可见一斑。

      诚然,作为国企,有些决策,倪润峰也有无能为力时。真是“风雨不怜黄花瘦,急煞阶前掌灯人”。2004年,倪润峰离开长虹,留给绵阳一个沉重的背后影。

      尽管如此,长虹在彩电方面的王者地位,仍保持到2009年,从1989到2009,足足20年的历史。

      时至今日,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在支招川渝搞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时,还在赞叹说:“四川绵阳是一个三线建设的重点城市,这里有飞机发动机、军用雷达等资本和技术非常密集、非常先进的产业,绵阳的长虹电器利用这些产业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人力资本去生产成熟的、劳动力相对比较密集的彩色电视机,取得非常大的成功。”

      历史,往往是愈远愈清晰,愈远愈让人难以释怀。2018年,倪润峰被评为中国的“改革先锋”,成为中国的“最美奋斗者”。

      如今,长虹已经成长为千亿级企业,在绵阳的大本营形成高新、经开和安州三足鼎立的格局,分公司遍布全国各地。但如何做到主业突出,提高盈利水平,一直困扰着每一个长虹人。

      如今的跃进路商贾云集,高楼林立,却无当年金戈铁马的豪迈,世界仰视的目光仍然来自对历史的记忆。

      记得2002年,倪润峰二度入主央视年度财经人物的时候,对亿万观众说过这样一句话:“长虹不是每个时候都笑得很好,但它一定会笑到最后。”

      愿绵阳的天空,还会闪耀几颗星,带领绵阳工业驰骋纵横。

      来源:绵州虎眼   

      原文: 链接

    • 0
    • 0
    • 0
    • 20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