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春节绵阳回乡见闻:千年巨变 新的“贫穷”

      2012年春节长假告一段落。

      回乡祭祖,应该是长假的一大必修课,也是一种传统的风俗习惯。

      在此,虎眼将所见所闻所想拿出来与大家分享。看有没有共鸣之处?

      01、堵车

      春节回老家,堵车是一道风景线。一年比一年堵。

      春节绵阳回乡见闻:千年巨变 新的“贫穷”

      由于路修得越来越多,交通越来越便利。高速公路和各种快速通道,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堵,但一到了乡场就堵得难受。

      老家的乡镇,大都是公路穿街而过。既是回家的交通要塞,也是买香蜡纸钱唯一的去处,自然堵得水泄不通。

      在虎眼的记忆中,每年正月初二回老家,大都是在上午11点左右经过。最初是场镇的交通不畅,开车走得慢。从下街开到上街,约2公里的路程,从15分钟到半小时,再到45分钟,但今年,差不多已是1个小时了。

      究其原因——

      一是留守在老家的人越来越少,包括以前在场镇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近两年都难以为继,选择了逃离。

      二是前几年开车回乡是一种面子,现在每个家庭买辆私家车就像20年前买自行车一样容易。

      你不能不感慨中国经济发展之快和全民拥有的改革开放红利!

      现在的汽车行业,差不多跟彩电行业类似。在乡下,几万10多万的车比较普遍。

      经济质量的提升,预示着只能造低端车的厂家已经走向末路;

      能源的短缺和环境的保护,使用新能源汽车必然是大趋势,这也是中国汽车工业赶越美德日老牌汽车王国的新赛道。

      同时,各个城市的长途汽车客运站,也将遭遇像邮亭一样的命运。

      02、交通

      春节绵阳回乡见闻:千年巨变 新的“贫穷”

      2009年,虎眼同某银行绵阳分行的行长去平武扶贫。

      这位行长长期在美国工作。他说,他非常羡慕人家美国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城市到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是多么的近便。哪里去找那么多水泥、钢筋,要花多少票子去堆啊!如果中国要达到那种程度,再奋斗30年行不行?

      哪知,不到10年时间,虎眼的老家盐亭,一个在绵阳县域经济排名靠后的农业县,大多数乡镇都有高速公路出入口。

      而且,水泥路不是村村通,几乎达到了家家通。每个山坳坳里,从山上到山下,都是蜿蜒盘旋的水泥路,路上穿梭着小轿车。

      小时候,水泥路是大中城市的专属。就连盐亭县城的主干道,汽车一过,灰尘扬起老高,前一辆车卷起的尘土还没有落下来,下一辆车又来了。

      90年代,第一批撤离县城的人,大都是冲着省城和地级市的柏油路和水泥路来的。时隔30年,荒无人烟的大山里,都是柏油路和水泥路纵横交错。

      03、房子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城里的月光改变了农村几代人的命运。

      城市化进程让县城的房子不值钱了,乡镇的房子不值钱了,自由村落的房子更不值钱了。

      但是,农村大兴土木之风并没有到此结束。

      “中国有八亿农民”的时代,耕地十分金贵,在老家建房要限制地段和用地规模,能不占用耕地尽量不占地,即便是占用都只能批建坡地瘦地。

      但是现在,大量的良田沃地长满了杂草,农村的耕地,特别是远离大中城市的耕地就显得不值钱了。在农村建房,几乎就是“想在哪里建就在哪里建”。

      许多房子,建得像别墅似的,房子落成时,还动用无人机航拍。

      老家的房子还要不要?手里有100万,是在城里买房,还是回老家建房?

      这样的讨论,已经并不新鲜。

      老家的房子重不重要?

      不重要。

      虎眼有几个老乡。每隔十年要在老家建一次房子。

      90年代建的房子,到00年代跟不上形势,拆了重建;

      00年代修的房子,到10年代又落伍了,又拆了重建;

      这次回老家,看到他们又在建房子了。

      这个房子对他的用途有多大?每年春节回家住个几天十天。甚至可以说,前一次修建的房子还没有真正意义竣工,内部装修还没搞好,就必须赶回城里上班。这样一搁就是十年,来不及装修又拆。

      虎眼有一个老乡,重复耗费在老家建房的资金、精力和时间,在一二线城市拥有一套改善型房子都绰绰有余了。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一二线城市的房价翻了多少番?

      这部分老乡很勤奋,有一定挣钱的能力,但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有的在三线城市都还没有买上一套房。

      他们成天抱怨城市的房价高,太坑,用城里买一套中小户型的钱,都可以在老家修一套别墅了。攀比心理又太重,于是就反反复复在农村建房。

      攀比心理并非都是坏事,但一定要找准攀比的对象和攀比的维度。这样才能真正成为奋斗的目标。

      老家的房子可不可以要?

      可以要。

      老家的房子,是我们的根,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值得回味和牵挂。它让我们保持初心,永不忘本。

      春节回家,老家还有落脚的地方,邻里之间,唠唠家常,增进友谊,互相帮助,何乐而不为?

      春节的返乡之旅,也是寻根之旅,乡愁之旅,心灵净化之旅。

      时隔30年,原有的老房子没法做了,或者维修都没有多大价值了。可以在原地修一套。花钱不必太多,兄弟姐妹共同出钱修一栋平房,或者一楼一底都成。一代人分配一间小卧室,共同的厅厨房即可。

      反正一年就那么几天,相好的邻居可以约在一起回去,放放鞭炮,打打小麻将,吹吹牛,这年味不就有了么?

      现在的老家,已经快要成为延绵起伏的森林公园,除了春节,回去避署和躲避疫情,都是可以的。

      老家有一套朴实的小窝,城里有供学习、生活和工作的第一居所。对普通老百姓而言,是很幸福的事情。

      如果条件允许,在省会城市和省域副中心城市,投资一套房子作为理财或奋斗之所,也是很美好的事情。

      刚刚,2021年中国地级以上城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吸引力百强榜出炉,在川内,除了成都,就是绵阳。整个四川,也就这两个城市上榜。

      春节绵阳回乡见闻:千年巨变 新的“贫穷”

      房子不在于修多少和买多少,而在于你修在哪里买在哪里!

      其实,关于农村建房。虎眼有个建议,供各县和乡镇参考——

      农村的人口越来越少,足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现在的村,都是几个村合并,甚至就是以前的一个乡的地域规模。

      比如,盐亭县原来有个雄关乡,现在已经变成了雄关村。可以仍以20年、30年前的组为单位,划一块宅基地集中建房,严格限制用地规模,避免造成耕地浪费。以前一个组差不多就是30—50户人。这就是一个小型的居民点。

      以前不能住的老房子,全部退宅还耕。现在已经修好的自建房,暂时保留,但要禁止继续就地重建。最终还是要引导他们往居民点搬迁。

      真正割舍不掉的邻里情,就是以前一个组里排头不见低头见,一起上山开过荒,下田插过秧的乡邻们,以组为单位聚集在一起最为合适。

      “中国人的饭碗里,要装中国人自己的粮食”。国家正在着手解决农村土地荒芜现象。解决的根本出路就在于机械化。

      居民集中,以前一个组的土地,经过整理和改造,还会出多耕地来。这些土地,留一户人耕种即可。

      高效的现代化农业+聚集的新农村建设,既能使城里人回乡有住处,有看头,有牵挂;也能让农村的建设者能挣到钱,有奔头。

      城市是农村的动力源,农村是城市的后花园,或许就是城乡统筹发展和乡村振兴的根本出路。

      04、墓地

      回乡祭祖,不能不谈一下墓地。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记得当初在农村推行火葬时,到处都有这样的标语。

      火葬的好处很多,但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节约用地。

      但在农村土地荒芜和攀比成风的大背景下,火葬虽然是火葬了,但墓地管理却严重失控。

      农村的墓地,不仅是新坟建得大,旧坟也圈地树碑成风。

      富起来的乡民们,开始重新为祖先造坟树碑,墓地的大小,石材的选用,一家塞过一家。

      虎眼看见有一处墓地,占地面积足有150平米左右,有十几级台阶、有祭台,墓碑是汉白玉石材。

      有乡邻啧啧称叹说:这家子在外面包工发达了,去年才重建的。以前这处墓坟高不足三尺,占地不足10余平米。

      老家有几个赋闲10几年的老石匠,在造墓树碑之风下,炙手可热,一年四季生意不断。改阔建一处坟墓几万十万不等,他们每月进账二三万不在话下。

      有人开玩笑说现在农村的“死人房地产”很热,指的就是这个。

      05、娱乐

      尽管农村富裕起来了。但“空心化”原因,文化建设跟不上。

      以前,每个乡镇甚至大一点的村都有礼堂和电影院。现在,春节返乡,看场电影,唱个歌,都要往县城里跑。

      打麻将,成了最主要的娱乐方式。

      虎眼有个发小,就在场镇开麻将馆。

      他说他一年到头,就靠春节期间挣点钱。打工的回来,打麻将一个比一个大的大,一晚上一两万的输赢是常态。城里的小赌怡情到了农村根本没人陪你玩。

      其实,小赌并不怡情,大赌却要伤身,狂赌定会灰飞烟灭。

      虎眼有个乡邻,每年回去就要在麻将馆从除夕坐到大年初七。一年到头在外面挣的钱,都要在这几天输得差不多。年复一年的辛苦,生活水平却还停留在温饱线上。

      这些年来,农村的变化是惊人的,环境的改造,基础设施的投入,可以说是千年巨变。

      巨变之下,有可喜的力量,如传统文化的重塑,乡风乡情凝聚力的增强;但由于跑得太快,现代文明的新观念新风尚还远远没有跟上发展的步伐,于是出现了物质文明掩盖下的“新贫穷”。

      种种迹象表明:城乡统筹发展,乡村振兴,以及共同富裕的道路,仅仅走完了上半场。

      即便是国家想尽一切办法让所有人都脱贫致富了,思维的差距,方向的差距,人生观和奋斗观的差距,知识结构的差距,还会打响新的脱贫攻坚战!

      也许,从根本上要用教育公平,教育资源均衡来缩小这个差距。

      来源:原创 绵州虎眼 虎眼视界

      四川·绵阳
    • 1
    • 0
    • 0
    • 814
    • 社区助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