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梓潼县 梓潼县 关注:7 内容:40

    【绵州史话】从梓潼诸葛乔墓说诸葛亮家风家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梓潼县
    • Lv.2 九品
      春暖花开

      【绵州史话】从梓潼诸葛乔墓说诸葛亮家风家训

      据《梓潼县志》(乾隆版)载:“葛山,县西三十里。今名卧龙山,昔诸葛武侯置营于此。”又据梓潼县《三国演义》学会刘长荣、仇昌仲等考证,诸葛武侯北伐曹魏将梓潼作为练兵演武储粮之地,其养子诸葛乔同士兵们一起,参加与督运军粮的艰苦工作。228年,诸葛乔客死梓潼,年二十五。

      2000年夏,梓潼县《三国演义》学会理事会委托凌志平联系浙江兰溪诸葛村诸葛绍贤、成都市武侯祠博物馆副馆长谭良啸,查证相关史料后,梓潼县《三国演义》学会在卧龙山重建诸葛乔墓。其墓碑云:“庚辰夏重建  汉驸马都尉诸葛乔墓  邑人吴剑雄书”。在其墓侧立有由谭良啸、凌志平所写《重建诸葛乔墓记》。

      诸葛乔本为诸葛瑾次子,年少聪慧,与胞兄诸葛恪在吴国时即有名声,后被过继给诸葛亮。诸葛乔到诸葛亮身边后,诸葛亮视若已出,深恐其“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对他管教甚严。为他专门写下《又戒子书》,全文如下:

      “夫酒之设,合理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此和之至也。主意未殚,宾有余倦,可以至醉,无致迷乱。”

      以今天的话来说,宴席上酒的设置,必须要符合礼节、表达情意,适应身体和性格的需要,尽了礼节就该退席,这就达到和谐的顶点了。主人的情意还未尽,客人也还有余量,可以饮到酒醉,但也不能醉到丧失理智而胡行乱来。

      三国时期酒文化盛行,诸葛亮在《又诫子书》中告诫养子诸葛乔饮酒要“适体归性,礼终而退,此和之至也”。饮酒是重要的社交礼仪,同时也是人们放松身心、沟通情感的重要媒介,“夫酒之设,合理致情,适体归性”,诸葛亮认识到这一点,没有要求诸葛乔禁酒。

      当时因喝酒而误事的官员,不乏其人。例如,张飞因聚众饮酒失掉徐州、因大醉丢了性命;蒋琬因不理事务,时常大醉,丢掉官职;包括后来的费祎也是由于醉酒被郭脩刺死。诸葛亮考虑到当时的社会氛围,专门写家书警示诸葛乔不能饮酒至迷乱。

      【绵州史话】从梓潼诸葛乔墓说诸葛亮家风家训

      诸葛乔之死虽非因酒而致,却系蜀汉北伐督运粮草道路艰险,延误时期而被处罚,身心劳累致病而亡。梓潼地处四川盆地西北部边缘,为川西北丘陵地区,位于剑门山脉入川口,是蜀道险夷的交接点,即所谓《蜀道难》中五丁开山之处。

      而据《重建诸葛乔墓碑记》载:“诸葛乔转运军资误期,其父执法公正无私,乔被贬于梓潼卧龙山思过读书。诸葛乔深明大义,读书思过之余,用山上清泉酿造美酒送往北伐前线劳军,诸葛亮嘉之。惜天不假年,不久因病辞世,便就地安葬。”231年,蜀军北伐时,同为托孤大臣的李严押运粮草因为下雨道路泥泞延误时日,为推卸责任反而怪罪诸葛亮的北伐,使诸葛亮不得不退兵,因而获罪,最终被废为平民,迁徙到梓潼郡(治今四川梓潼)。234年,诸葛亮病逝,李严得知消息后,认为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够起用自己了,因此心怀激愤而病死。

      从诸葛亮对诸葛乔的教育与成长来看,诸葛亮的家风纯正,家训严格。诸葛亮人到中年还无子嗣,诸葛乔作为继子,诸葛亮亲而不溺。诸葛乔听从教诲,成为可造之才,官拜驸马都尉,作为蜀中俊彦,不是在后方处尊养优,而是紧随父亲北伐,同士兵一样劳苦,担任军需转运工作,在高强度勇担当严法竣刑的环境中快速成长。

      尽管诸葛乔英年早逝,但诸葛亮对其后来亲生儿子诸葛瞻同样严格,诸葛亮临终前,诸葛瞻仅八岁,专门留下《戒子书》,要求诸葛瞻要“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务必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由此可见,诸葛亮的家风家训是一贯的。


      来源:梓潼县委党研室(县方志中心)   梓潼发布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