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双城经济时代,绵阳的机遇、优势、隐痛和出路

      双城经济时代,绵阳的机遇、优势、隐痛和出路

      温馨提示:

      本文内容系相关部门独家提供。虎眼只是在有些方面作了一些具体阐述和解读。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不是成渝两个城市的建设,最高层要求“中西部省份要克服‘一市独大’带来的弊端”更好地说明了这点。

      绵阳顺势而为,作出了“深度参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决定”,确立了“四个发展定位、四个主攻方向、八大行动”的总体布局。这意味着,绵阳将更加主动地融入国家战略,抓住时代赋予的重大机遇。

      详见本号推文:《高层关注“一市独大”弊端,绵阳能否迎势而上改写四川经济格局?》

      机遇

      绵阳有哪些机遇?

      1、强化绵阳承载建设科技城的国家使命

      国家推进成渝双城经济圈发展,必将推动新一轮的科技创新和成果转移转化热潮。服务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借助重庆、成都的科研资源优势和高新技术产业基础,以及两江新区、天府新区高端要素集聚平台,中国唯一科技城的优势和潜能将进一步释放,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和产业创新的步伐将更快。

      从而进一步推动绵阳把科技成果特别是绵阳富集的国防军工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加速推动绵阳趟出一条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路子,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探索路径、积累经验、作出示范,擦亮“中国科技城”的这块金字“招牌”。

      详见本号推文:《定了!绵阳重回C位!》

      2、提升绵阳区域中心的辐射带动能力

      国家推进成渝城市群发展,必将带来新一轮资金、技术、人才和资源等要素的加快流动和高效集聚。绵阳作为四川第二大经济体的优势和潜能必将进一步释放,从而引领绵阳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聚集更多资源要素,城市承载能力、人口和资源要素等吸纳能力将不断增强。

      城市的创新力、竞争力和辐射带动力将不断扩大,为建设四川经济副中心和西部经济强市提供更多支撑,进而成为带动全省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3、加速绵阳迈向高质量发展步伐

      国家推进成渝城市群发展,特别是在成都重庆“双核”引领下,将更加有利于绵阳在新时代、新阶段发挥科技创新、“两新”产业、创新创造等领域的基础优势和先发优势,在后发中高点起步、高位求进,在新一轮产业格局调整变革中抢占先机、释放潜能,实现“弯道超车”,为推进中国科技城加快发展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劲动力。

      4、推进绵阳打造对外开放合作桥头堡

      国家推进成渝城市群发展,必将带来新一轮重大产业项目投资和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速实现成渝城市群之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城市功能互补、产业链延伸。

      绵阳作为成都、重庆、西安“西三角”腹心地带的优势和潜能必将进一步释放,从而进一步提升绵阳作为四川沟通西南西北、联结“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点地位,加快建成西部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

      详见本号推文:《绵阳大机遇来了,地处“新北上广”重要位置,你准备好了吗?》

      5、提高绵阳生态保护与污染治理能力

      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绿色发展”机制设计中,通过全面强化区域协同、政策对接,绵阳生态保护与污染治理能力将得到显著提高。通过建立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治机制、跨区域水污染联防联治工作,必将推动绵阳与周边城市共同拓展区域大气环境、流域水环境管理合作,以高水平跨界治理夯实绿色发展基础。

      优势

      在机遇面前,绵阳发起了建设四川经济副中心,成渝地区副中心城市的冲锋号,2035年前,绵阳将建成“300平方公里,300万城市人口”的国家I型大城市,有望晋级国家二线城市行列。

      其实,对熟知绵阳改革开放后的发展历史的人来说,都知道这是绵阳应有的席位。

      绵阳有哪些优势呢?

      1、地理区位中心优势。绵阳位于成都、重庆、西安“西三角”腹心,南距天府新区核心区150公里,东距重庆300多公里,北距西安700公里,处于“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的交汇点,位于四川连接京津冀地区、衔接“一带一路”中蒙俄和中欧国际经济走廊的北向主通道上,是四川向西北开放的主要交通走廊,是成都平原城市群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等战略的深入推进,绵阳正从内陆腹地走向开放前沿。随着西成高铁、成绵乐城际铁路、成兰铁路、新兰渝铁路、绵遂内自宜铁路等重大交通线路的建设,绵阳与成渝地区各城市的联系将进一步增强,有利于在更大范围配置资源。

      绵阳,不仅仅是四川省定义的“成渝绵金三角”中的其中一角,其实也是“成渝西西三角”中的联系纽带。

      详见本号推文:《绵阳有四次发展机遇,抓住两次痛失两次,这次又重回C位!》

      2、融入“主干”发展优势。成德绵是成渝地区制造产业与科技创新集群与一体化发展的引领极与示范区。四川省提出,以成德绵为核心区域,创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综合性国家产业创新中心、创新驱动发展人才示范区。

      成渝层面明确,以成都科学城、未来科技城、重庆科学城、绵阳科技城、国家级新区等为核心载体建设西部科学城。相较于四川其他次级城市,绵阳的产业基础和创新资源方面更具“等高对接”成都、重庆,共同引领成渝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潜力与优势。

      详见本号推文:《成渝双城竞合,成都若放弃与绵阳乐山抱团发展,或为重庆做嫁衣》

      3、对外辐射能力优势。在成渝双城经济圈中,绵阳的企业总部向外设立分支的辐射强度仅次于成都和重庆,资金投出的对外辐射强度排名第四,且经济辐射能力不断强化。基于人口流动联系的大数据分析同样显示,绵阳在省内除与成都、德阳加强联系外,对于川东北各市均已形成较强辐射联系。

      同时,绵阳在产业经济和人口流动方面与川南的重要区域中心泸州、宜宾之间的联动较为显著。由此可见,绵阳区域中心的综合职能建设较为完善,具备强化引领川北地区发展的潜力。

      4、吸引人口集聚优势。绵阳市域人口基数大,且已进入城镇化加速阶段,近阶段城镇化的动力与潜力均突出。近五年间,全市常住人口增量达15万,增量排名全省前列,高于德阳、南充等周边同梯队城市。城镇化态势优于全省平均水平,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1%,已跃居全省第三位。

      城镇化对就业与收入的带动效应较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位列全省第三、第五。优良的宜居宜业宜商环境,吸引甘肃、陕西、重庆、河南、青海等地省以及广元、遂宁、德阳、南充、内江等市人士来绵居住和兴业。

      详见本号推文:《有8个因素决定:绵阳房价上涨的概率很大!》

      5、市域协同发展优势。绵阳着力推动都市圈化发展,在“绵江安北”格局基础上,进一步构建“一核两翼、三区协同”的市域发展格局,通过“一核两翼”引领带动全市域,并为未来的绵阳大都市建设搭建基础框架。

      投资大数据分析显示,绵阳的市内投资强度在省内仅次于成都,且近年表现稳健。绵阳已逐步从中心城“极化”发展转向强核引领、带动市域,市域体系内生的发展动力强劲。

      隐痛

      但是,绵阳也有隐痛。从社会各界调侃的“成都省四川市”、“一成都六绵阳”、“只要与成都无关的事,就啥都搞不成”、“一条绵遂铁路喊了多少年,就是因为不经过成都”等等,都从客观上反映了绵阳的隐痛,其实也是四川的隐痛。

      1、偏离“主轴”,面临区位“边缘化”危机。从空间区位来看,绵阳偏离联动成渝双核的区域主轴,在未来双核,尤其在主轴向上的功能疏解和基础设施走廊建设中难以直接受惠。一方面,在区域交通网络中边缘化的风险已逐步显现,与四川省中部崛起的遂宁、内江相比,绵阳交通枢纽功能的发展建设稍显滞后。

      另一方面,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提出,打造“推进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建设,加快推动核心城市功能沿轴带疏解”的主轴,绵阳的区位决定其无法纳入主轴以内,难以共享主轴的基础设施走廊、产业转移承接等资源倾斜。

      2、“依附”成都,辐射与虹吸效应并存。绵阳距离省会成都地理位置较近,有利于与成都建立人流、物流的联系和接受成都高端服务功能的辐射。但也正是由于地理位置临近、城市能级差距大及主导产业重合度相对较高等原因,成都的快速工业化与城镇化过程对绵阳产生了较明显的资源虹吸。

      近年,成都逐步从工业化后期迈入后工业化阶段,开始出现较为明显的产业转移,但绵阳所处的北向并未成为成都主要的空间扩张方向,难以像资阳和眉山等城市更大范围地接受成都传统职能扩散的辐射带动。

      3、能级不足,腹地偏小,区域中心职能有待提升。当前成渝双城经济圈仍处“两极独大”阶段,作为中间极的副中心城市发展整体滞后。绵阳作为成渝经济圈第三大经济体,中心城现状常住人口约150万,规模尚难以支撑区域性产业集群、生产与生活服务中心等功能布局,城市集聚效应有待提升。

      另一方面,北部多山的地理格局及成都的“强核”辐射、与周边同为区域中心的南充和德阳间的腹地竞争关系等因素,造成了绵阳的经济地理腹地偏小。提升能级、拓展腹地是绵阳区域中心职能建设的关键目标,需通过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新发展格局中发挥绵阳产业链、创新链、服务链等综合优势,以充实内涵带动职能提升。

      4、交通通道建设滞后,融入区域发展支撑较弱。川渝合作重大项目的规划布局,特别是高铁等对外大通道项目主要规划布局在南向,北向较少。绵阳境内目前仅有成都、西安两向通道,东西向通道也仅有正在开展前期工作的绵遂内铁路,缺少重大基础设施的布局。

      与重庆没有铁路直接相连,且公路通道单一,通往成都的高速公路亟待扩容,没有贯穿成德绵区域的快速通道和高等级干线公路,通往川西、川东北、川南等地区的高速公路网络不完善。涪江复航推进缓慢,境内水运以库区旅游和渡口渡运为主,航道功能未得到充分发挥。机场设计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2019年已超400万人次,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客流量需求。

      他山之石

      对比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城市群中与绵阳体量、定位相当的城市,从GDP占比、城市规模等方面进行比较分析(数据详见附表),其参与城市群建设有如下经验值得借鉴。

      1、坚持规划先行,注重长远谋划

      城市群发展必须要有整体思维、系统谋划,城市群协同发展要坚持强化规划引领,形成各项规划相互衔接、有机统一的规划体系。各大城市群在建设中都编制了一系列从宏观、中观到微观的规划,从不同方面对城市群发展提供指引和依据。

      例如《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珠三角地区一体化首先是地理层面的一体化,实现该目标的方式包括兴建连接珠三角九个城市的轻轨铁路、地铁、桥梁等基础设施,继而建立1小时生活圈,规划已为城市群发展奠定了基调。各个城市要想融入城市群建设,均编制了既符合国家和区域发展规划,又充分体现本地特色的市域专项规划。

      长三角、珠三角为什么能整体崛起?为什么能产生一大批明星城市,不是没有道理的。

      2、重视基础设施建设,拉近城市距离

      基础设施建设是拉近城市群距离的先决要件。例如广东惠州,则是抢抓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机遇,通过打造“一轴一带八片区”总体空间格局,构建城市发展百年主框架。近年来,惠州构建了现代化综合交通体系,先后进入了“高铁时代”“航空时代”“城轨时代”,特别是加快“3线9站”高铁布局以及规划建设千万级干线机场。

      通过加快搭建以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组成的大容量高速交通骨架,深度融入粤港澳大湾区1小时经济圈。又如河北保定,以努力打造京津保一小时交通圈和半小时生活圈为目标,推进交通互联互通、保障配套设施建设,推动保津城际铁路建成通车,京雄城际开工建设。

      积极推进谋划了一批与京津、雄安新区联通的轨道交通项目前期工作。同时,通过加快雄安新区对外骨干路网建设,织密京津保1小时交通圈,打造重要交通枢纽城市。

      虎眼观点:从这点看,为什么2015年上任的这一届绵阳主政者,上任伊始就提出“交通大会战”,绵阳在交通建设上的投资前所未有,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所以老百姓喊出,以后绵阳的主政官员最好是从国家前沿部门、沿海和成都空降过来。不要从其他更落后的地方升迁过来把绵阳作为晋升到省部的“跳板”,这是很有道理的。

      3、发挥自身优势,擦亮城市名片

      要深度参与城市群建设,发挥城市自身优势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例如江苏盐城在融入长三角城市群的过程中,放大中国第一处滨海湿地世界自然遗产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申遗效应,用好金字招牌,集聚生态优势,努力构建长三角重要生态屏障。

      同时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全面接轨以上海为重点的长三角旅游市场,高标准打造国家生态湿地特色旅游目的地和长三角生态旅游康养基地。又如河北保定,着力加快补短板,持续提升城市品质,先后推进了一系列整治提升工程,提升居民宜居度。

      同时打好文化牌,启动名城保护立法工作,改造提升老城区和历史文化名镇名村,谋划启动长城国家文化公园(保定段)规划建设,提升文化底蕴,高质量推进新型城镇化,打造一批亮点工程和一批高质量、高品位的“微中心”和特色城镇,使其在京津冀城市建设中熠熠生辉。

      点评:近年来,绵阳把科技城集中区建设作为城市建设和扩张的一号工程,就是为了擦亮城市名片,但愿科技城新区能及早获批。不过,刀无两头亮,绵阳城市最优势的资源三江湖的打造却饱受争论和诟病,同时,越王楼碧水寺历史文化街区的建设也还停留在构想中。

      详见本号推文:《打造绵版洪崖洞,建设越王楼碧水寺历史文化街区,巩固四川第二大消费中心》

      4、注重抱团取暖,发挥集聚效应

      例如广东惠州,在其出台的《惠州市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近期重点工作及2019年工作要点》中提出,积极探索与广深莞在跨界地区开展产业合作、创新协同和同城化试点,探索建设协同发展试验区。

      此外,还将探索与香港合作开发建设科技创新园,并要在平台建设上探索与东莞谢岗银瓶合作创新区合作共建莞惠先进制造业合作示范区。又如江苏盐城,近年来着力打造北上海“飞地经济”示范区、上海科创成果转化基地、上海优质农产品供应基地和上海生态旅游康养基地,全面深化与上海的合作交流。

      同时探索建立公共服务型外经贸综合服务平台,建立快速审批方式,积极参与长三角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并积极推进综合保税区体制机制创新,切实增强综合保税区发展活力,为开放型经济发展提供便利。

      点评:近几年,其实绵阳的主政者正在朝这方面努力,“棉被”温暖,绵阳、遂宁、内江、资阳共同成立绵遂内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点。

      最近,绵阳一些企业家,关心支持绵阳建设的友好人士讲,如果有关方面要卡脖子,我们四个市,特别是绵阳自己集资来建可以不,四个市的企业家带头,捐他个400亿应该不成问题。

      还有,“四普”后,绵阳人猛然发现,德阳已被宜宾超越,之前绵阳被德阳追得汗流浃背,结果才发现德阳离绵阳还很远。其实,成德绵格局被打破,对四川来讲,貌似区域发展均衡化迈出了关键性一步,但对山水相依的绵阳德阳来讲,其实也是战略机遇的旁落,所以,社会各界人士又发出了德阳重新回归绵阳,或者由成都、绵阳拆分德阳的呼声。

      5、组织机构到位,体制机制健全。

      深度参与城市群建设,需要良好的体制机制来保障。目前,长三角经济区地方政府合作与协调机制的核心包括三个层次的会议:

      一是沪苏浙省(市)长座谈会,每两年由三省(市)轮流举办一次;二是经济协调会,由长三角各个城市的常务副市长参加,协调会设常务主席方(由上海市担任)和执行主席方(由其他成员市轮流担任),每年举办一次;三是协作办主任会议,主要职责是落实前两个会议所形成的决议和方针。

      除此之外,还有长江三角洲城市市长论坛 /长江三角洲城市市长联席会议、长江沿岸中心城市经济协调会、长江三角洲城市经济协调会等多种形式的沟通平台。形式多样的协调机制和沟通平台,为长三角各地方政府提供了平等沟通的平台。

      来源:原创 相关部门+虎眼  虎眼视界

      原文链接

      四川
    • 0
    • 0
    • 0
    • 15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