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绵州史话】宋碑:李白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绵州史话】宋碑:李白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江油李白纪念馆

      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昌明河畔的李白纪念馆为国家AAAA旅游景区,占地40余亩。馆内清幽高雅,太白堂、归来阁等仿唐建筑错落有致,镶嵌在花林竹海之中。纪念馆融资料征集、学术研究、陈列、宣传、文化交流、旅游服务于一体,1962年筹建,1982年10月开馆。

      馆内藏有历代有关李白的碑刻、墨迹,各个时期中外版本李白著述、画册,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题词,祝允明、杨慎、石涛、张大千、郭沫若、启功、吴作人、黄君璧等名人书画作品,珍贵文物和资料近万件。

      2010年,河南省对口援建江油市,在馆内增建杜甫堂,凸显诗仙诗圣情意。李白纪念馆免费对外开放,为第四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四川省级平安景区。

      在李白纪念馆众多珍贵的文物中,有一件刻制于北宋淳化五年(994年)正月初八的“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尤为珍贵,为国家一级文物,被视为“镇馆之宝”。

      【绵州史话】宋碑:李白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北宋)

      这通1026岁高龄的宋碑为时任彰明县令杨遂撰文,县尉主簿马国祥同题,僧人辞崎所书。碑高2.91米,宽1米,厚0.24米。碑帽高1米,宽0.9米,上刻浮雕像3尊。碑侧刻小佛像20尊。碑座高0.39米,宽1米,碑文楷书,竖排25行,每行54字。

      杨遂,江南人,生卒年不详,五代十国南唐壬申科(宋开宝五年,972年)状元,宋淳化二年(991年)由尚书水部员外郎赐绯鱼袋谪彰明县令,博学能诗,离任之后祀彰明县名宦祠。此碑系距离李白身世最近的文物,文中说“先生旧宅在青莲乡,后往县北戴天山读书......”,为研究李白出生于彰明(今属江油市),提供了重要的实证。

      碑阴刻《彰明县修筑城墙记》,刻于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由绵州进士、礼科给事胡汝霖撰文,清同治《彰明县志》录有全文。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原立于彰明南坛(今长庚寺),1982年修建李白纪念馆时移至馆内珍藏。

      清乾隆年间,学者王琦编注《李太白集注》,将该碑碑文收入卷三十六《外纪》,不仅题目由“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并序”改易作了“李太白故宅记”,且碑文文字亦有多处不同。不知是王琦所收入的文本另有所据,还是王琦自己作了文字上的修改。

      经江油市地方志办公室原副主任、地方志专家易可情先生就原碑碑文和王琦收入《钦定四库全书集部·李太白集注》中的文本在文字上的差异进行比对研究,发现宋碑和王本文字的不同之处共有26处,其中因不明文句出典而导致误改的2处,改后不及原文顺畅和准确的12处,另有12处并无改的必要。

      从总体看,王本改易的文字不仅有诸多谬误,且比起宋碑原文大为逊色。(详见易可情《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并序与王琦改本之优劣辨》)


      【绵州史话】宋碑:李白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附:宋碑原文

      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并序

      宋·杨 遂  

      先生讳白,字太白,事迹已具范传正姑熟碑及李阳冰文集序矣。

      夫蛟龙能神于云雨,不能为人用;凤凰能瑞于王者,不能为人畜。而先生以自天之材,能神于为文;异人之表,能瑞于当世。始投袂而来,竟解组而去,所谓不能为人用与人畜也。

      烁哉储星,精生井络。属在开元天子御宇日久,天下无事,聿修文教。卷四溟而抉瓌异,顿八纮而罗英恠。先生拖屐剑阁,西入长安。天子闻其名,忻若有得。召见之日,前席礼之。延于金銮,待如寮友。自是畴咨若采,潜俾草奏,造膝诡辞,人莫知者。恩隆宠洽,王公向风,不浃日而声烜于华夏,亦先生之遇、一代之盛也。

      夫有高世之德,则讪毁者伺其隙;有超人之行,则妒嫉者窥其衅。故士无贤与不肖,女无美与丑,斯褚先生所以兴叹也。值非常之时,遭非常之主,宜必立非常之事,建非常之功。以开元之盛,非谓无时矣;以玄宗之明,非谓无主矣。然而青蝇之营,棘樊斯止;贝锦之斐,豺虎可投。贾谊既疏,崔骃亦弃,岂非得时不难得君难、得君不难立事难、立事不难建功难?故功难成而易败,事难就而易失。猗欤先生,所以卷舒无悔吝,趋舍有进退。

      遂乃北游燕赵,东访梁宋,南憩郢楚,周流数十载,思与乔松游,而饵金丹为事尔。繇是纵酒放荡,刘伯伦之傲世也;赋诗寓怀,阮嗣宗之穷途也;学仙养性,嵇叔夜之迈俗也。观其才思骏发,浩荡无涯,组绣史籍,粉绘经典,若鼓号钟而繁音杂沓,辟武库而剑戟森罗。而又缥缈悠扬,迥出风尘之外,不似人间之语,故当时号为谪仙人焉。如《蜀道难》可以戒为政之人矣,《梁甫吟》可以励有为之士矣,《猛虎行》可以勖立节之子矣,《上云曲》可以化愚夫之懵矣,《拟古》诗可以革浇风之寢矣。其余所作,虽以感物因事而发,终以辅世匡君为意。自西窜夜郎,南流江左,坎壈顿踬,飘泊羁绁,悲夫!

      仆尝论蜀中自昔多出名才士,其尤者,汉则司马长卿、王子渊、扬子云,唐则陈子昂暨先生耳。长卿遇武皇之重,终卧病而闲;子渊获宣帝之好,亦无用于世;子云会王莽之乱,复贫困而卒;子昂愤文章之坏,一变古道,又以贬而退;先生振风雅之纲,再革今弊,竟以放而去。噫!天厚其才而薄其命乎?若不然,以褒贬圣贤,毁誉今古,主阴者罚之乎?又不然,以才学富多,器识双茂,司命者黜之乎?是乌可知也!抑此数子,千百年后闻其名者,莫不耸慕,宗为楷模,亦可谓拔乎其萃者矣!

      先生旧宅在青莲乡,后往县北戴天山读书,今旧宅已为浮屠者居之。

      仆少览先生之文,每为太息。辛卯岁谪莅斯邑,因暇披莽,挈侣来寻。嗟乎!城郭皆是,丘陵如故,其人已往,其迹空在。辽海玄鹤,尚千载而却归;苍梧白云,竟一去而不返。为铭勒石,置之金田,其辞曰:

      岷山之精,上为金星。母也梦协,先生以生。厥名暨字,则而象之。出风尘表,标天人姿。词源学派,若泄尾闾。自恃王佐,欲致唐虞。谓予弗起,苍生其如?遂来京师,荃芬兰蔼。天子诏我,金銮赐对。礼为前席,千载一会。王公卿士,莫不倾盖。英声雷飞,輷于区外。有始有卒,其唯圣人。孰谓谁来,我思奉身。稽颡丹陛,愿乞骸骨。天子从之,出苍龙阙。鹤返青汉,云归碧天。缅追安期,邈寻偓佺。夕饵琼浆,晨漱玉泉。放情肆志,养吾浩然。诗吟千首,酒饮百船。西浮南泛,夫何系焉?龙饮山前,涪江之涘。先生一去,宅留故里。数变乔木,几迁人世。草蔓荒蹊,棘罗废址。乡人故老,犹话厥美。吁哉先生,不为不遇。命也如何,拂衣自去。蓬莱金阙,昆仑珠树。定往游否?孰知其故?悠悠我思,伤心日暮。


      来源:史志江油微信平台   史志绵阳

      编辑:市委党研室(市方志中心)

    • 0
    • 0
    • 0
    • 15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